4《多事屋》 - 澳纽太平洋諸島旅遊 - U Travel 旅遊論壇 ::台灣,日本,韓國,英國,新加坡,澳門,自由行::旅遊討論區
遊玩情報     香港周圍遊     遊記     周末去邊度     特集     旅遊貼士    
發新話題
打印

[經驗分享] 4《多事屋》

4《多事屋》

在街頭電燈柱撕了張分租屋出租廣告,約包租公到屋裡看一
看,租金每週95澳元(約570港元),「貪平」搬了進
去。這兩層小屋,連我在內住了8個各國年青人,人人互不
理睬。

我誓要將冰山劈開!

XXXXX

搬了進來才發現,蟑螂成患;逼包租公Noby買了支殺蟲
水,噴兩天,殺了逾百隻蟑螂;再過兩天,又有數十隻竄出
來。客廳雪櫃和儲物櫃逼爆,花了一天整理,找到過期一年
的果醬、綠色的芝士......

住了兩天,Noby在大門貼出告示:「屋內發生失竊案.
.....我很失望。」苦主是屋內兩個男人,日本的Ka
zuma和土耳其的海天。他們的銀包和相機在房內被偷,
大家遂展開「猜兇手」遊戲。

我同房的泰國留學生Natalie剛巧要搬出,因為她交
了個英國男友,「要多點私人空間」,Noby隨即游說屋
中眾人:「她一定是偷了東西,心虛要逃走!」我沒懷疑她
,只記得她的男友不久後繼續上路旅行,叫她哭得死去活來


另一同房,韓國的Anna卻快將我氣瘋。不論是清晨或深
夜,即使各人正呼呼大睡,她也會扭大房中的收音機和電視
,令全屋人不得安寧,屢勸不改;廚房、客廳,她煮飯後弄
得食物渣滓處處,也從不清理。幸好她一週後搬走,謝天謝
地!

偷竊迷團籠罩下,屋內人人如同陌路。

不多久,我的新同房─韓國的Michelle和日本的響
子相繼搬進來,其後人如輪轉,先是兩位德國女孩,搬走後
換來兩女一男意大利人,這間屋從此更多事。

意大利人入住幾天後,我在廁所赫見一個吹了氣的安全套,
不問而知,一定是新的男住客Max所為.這玩笑未免開得
太沒分寸!

我跟同房商量如何向Max投訴,怎料Michelle和
響子異口同聲道:「他開玩笑罷了,其實也無妨。」我一聽
,打了退堂鼓。

怎料過幾天,他又有新搞作。一次全屋人在客廳,他跟別人
開完玩笑,竟隨口向我道:「妳想fxxk我嗎?」我跟他
半點不相熟,著實受不了這笑話,瞪著他罵道:「你知道你
很沒禮貎嗎?你不能這樣跟香港人開玩笑的!」Max一見
我發怒,連忙低頭扁著嘴說:「對不起!」

他只要擺出這副孩子樣,所有人也氣他不下。

Max的玩笑,花款層出不窮,最轟動的要算是那一回。一
天晚上,他穿了件粉紅色比堅尼上衣和黑色長裙,化了個濃
妝,在客廳巡遊一周後還不滿足,竟走出屋外。我見狀立時
「砰」一聲將大門關上,不讓他回家,誰知這時他走到窗口
,用粉紅色小手袋拍起窗來,「嫵媚」地要我們讓他進屋。

我們本打算開門,誰料他先一步走到街頭,逢見男人便上前
嬌嗲地問:「現在幾多點?我趕著上班!」嚇得路人紛紛繞
路走;同屋笑聲太大,連馬路對面的住客也紛紛走出露台看
熱鬧。

我從未見過Max不「鬼馬」,直至一天深夜,全屋人聚在
客廳聊天時,我們問他為何有時整天把自已困在房內,他竟
認真起來,說:「每當我想起從前不開心的事時,便想獨個
在房中聽音樂。」

原來Max也是個性情中人。每次我心情糟透時,他總會逗
我笑,即使我向他發脾氣,他也只會扁著嘴,坐在附近陪伴
我;原來人真不可以貎相。

Max貪玩淘氣,也很會逗女孩,見面必先親吻面額,又向
同屋學了幾句韓文和日文,每見亞洲女孩,不問情由,先調
戲一番。但大家深知Max雖「口花」,卻規行矩步,「他
很有禮貎,跟他去酒吧,他從不貼近女孩跳舞,也不會胡亂
跟女孩接吻。」響子對Max評價高,連Alice和Li
sa也道,他是恴大利男人中例外的好人。

土耳其的海天卻剛剛相反,表面有禮,卻心機算盡,滿腦子
壞主意。他樣貌不俗,一張嘴更甜得連天上的鳥兒也能逗下
來。一次他哄騙了一個日本女人跟他睡,卻依舊到酒吧跟其
他女人又擁又親;日本女人的女性友人質問他,他卻道:「
我根本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我。但我不想妳為這件事不高
興,因為我喜歡的是妳!」

他確是下流男人的佼佼者!

不料最後搬進來的日本人Cinya,卻令我對「下流人」
刮目相看。他嘴裡說日本有女友,蒲搬進來卻整天帶大堆日
本少女回家,在廳中卿卿我我,害我這正牌租客反不敢留下
看電視;加上他煮飯後遲遲不清洗碗碟食具,白廢我殺蟑螂
的心血,令我懷恨在心,乾脆將他當作透明,從不跟他說話


全屋人起初也對他沒好感,怎料響子跟他越聊越投契,一次
還對我道:「Cinya其實很樂於助人,初次見我的朋友
,便努力幫她找工作。」過一陣子,Alice和Lisa
相繼投靠敵陣,連Michelle竟也向我道:「Cin
ya其實人品不錯!」我一時受不了刺激,睜大眼道:「甚
麼?連妳也出賣我?」

自此,我踏入睡眠不足的艱難時期。全屋住客關係太融洽,
每晚總買來一盒盒葡萄酒,把酒談心說笑,扭開音樂,吵吵
鬧鬧至清晨才散場。我是全屋唯一要一早起床上班的人,晚
上被吵得難以入眠,卻又不想打擾他們的雅興,只得自己啞
忍。

但每逢放假前夕,我也樂於參與他們的派對。Alice是
個體貼卻大情大性的女孩,每次總向我遞上一杯酒,喊道:
「妳不要再扮乖,我一定要教曉妳喝酒!」我邊笑邊應道:
「好!將來總有機會的!」

他們酒過三巡,總有點瘋癲。除夕夜各人喝過酒,Alic
e和Lisa突然掀起迷你裙,指著紅色內褲對我道:「我
們的內褲可愛嗎?這是意大利習俗,除夕夜穿紅色內褲,來
年便會有很多性愛......」

她們又在門口掛上紅色飾物,跑到門下解釋道:「穿過這道
門,明年便有好運;我們會在門口迎接親朋好友,很要好的
女性朋友到訪時,我們便跟她們輕輕親嘴。」意大利人愛親
吻的程度,果然不容低估!

雖然我常被這3個意大利人嚇一跳,但他們的隨和與熱情,
令我難忘。

屋中天天有趣聞,我離開悉尼前,終於和Cinya冰釋前
嫌。一天響子對我笑說:「Cinya不見了眼鏡,找了3
天,今天早上打開冰格,竟發現眼鏡在裡面,於是大笑了好
一會,原來又是Max的好事!」我一聽,難以置信,「甚
麼?Max太離譜了!怎玩也不該玩3天吧?Cinya怎
麼還會笑得出?要是我真的會生氣。」響子應道:「Cin
ya從不生氣......其實他知道妳討厭他,但也從沒
說過妳半句不是,還說不討厭妳。」

我突然覺得他很大方。

離開悉尼前一晚,我乾脆開門見山對Cinya道:「你真
的不討厭我嗎?你真的不會生氣嗎?」他很爽快道:「沒人
可以令我討厭,也沒甚麼事會令我生氣。」我追問:「那要
是我摑你一巴呢?」他竟道:「這也沒甚麼所謂。」

我投降了!

Cinya不計較,大家拿他開玩笑,他沒半點尷尬,泰然
一笑,化戾氣為祥和;加上他說話富幽默感,入住兩個月,
便成為全屋最受歡迎人物。

照片

照    片

[ 本帖最後由 dorischoiyiuyiu 於 2008-11-28 13:02 編輯 ]

附件

Italians3.JPG (82.24 KB)

2008-11-28 13:00

Max

Italians3.JPG

9-sharehouse.JPG (1.45 MB)

2008-11-28 13:02

我們住的多事屋

9-sharehouse.JPG

TOP

發新話題
瀏覽我們
  • facebook instagram  weibo
 U Lifestyle      Beauty      Food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