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工廠阿四》 - 澳纽太平洋諸島旅遊 - U Travel 旅遊論壇 ::台灣,日本,韓國,英國,新加坡,澳門,自由行::旅遊討論區
遊玩情報     香港周圍遊     遊記     周末去邊度     特集     旅遊貼士    
發新話題
打印

[經驗分享] 2《工廠阿四》

2《工廠阿四》

一天早上,突然接到玻璃工廠的電話,要我即日上班。我從
此展開了「阿四生涯,在後園掃落葉、包裹玻璃、洗廁所─
─工作悶、悶、悶,每天5分鐘望一次鐘,只盼早日收工。

XXXXX

老闆為人不錯,整天「整蠱做怪」逗我;我應徵時見過的I
an,卻無事也愛大呼小叫,比女人更可怕!

這是間專門製造實驗室試管和容器的小工廠,10多年前因
看中澳洲人酷愛杯中物,藉為酒吧製造客人不能放在桌上的
圓底酒杯賺取第一桶金,近年才改變業務。

第一天上班,我血流成灘。老闆要我清洗比我高、直徑10
厘米的空心玻璃柱;柱兩端碎裂,切口不平;我又怕割傷手
,又怕撞破玻璃,顫顫驚驚捽著,哎呀,還是割損拇指,血
如噴泉湧出,流滿一格一平方尺的磚,還繼續流(至今這疤
痕仍清晰可見)。

老闆Peter看我受了傷,還笑說我的拇指包紥後很趣怪
──他便是這樣,「大細路」,幾乎從不正經。他常「眼仔
碌碌」說笑,最愛發表演說,由西蔵獨立、DNA到美國電
視文化,也得滔滔而論。一次我見他已有兩位聽眾,悄悄走
去掃地,他卻把我叫回來道:「妳只需站在這兒,看起來吸
引便可!」

他30多歲,是典型的澳洲男人──對所有女士也極度「口
花」。開工數天後,他發現我生日將至,對我說:「妳獨個
在悉尼,一個人孤伶伶的,改天我們放工後要帶妳去喝點東
西,為妳慶祝。」我知他向來嘴甜舌滑,帶點疑惑地望著他
,他卻認真道:「為何妳總是滿臉懷疑?我真的擔心妳!」
我聽了,突然有一點點感動。

工廠規模很小,只有Peter、他的助手Ian、一位燒
玻璃的老人,及連我在內的兩名雜工。Peter和Ian
工作很悠閒,每天朝9晚5,主要時間用來上網和玩電腦遊
戲,有客人時才招呼他們。

我的工作是將玻璃製品按編號包裝和上架,及為客人取貨等
;沒事幹便沖咖啡、到後園掃落葉、抹塵和洗廁所。

工廠並不忙,這更糟,因我要找事做扮忙,每天邊做邊望鐘
盼收工。向來不懂得安靜的我,還得整天閉嘴;另一位當雜
工的德國backpacker Katherine本已冷漠, Peter和Ian也是典型「老細」,我倆說一句話他們
也得過問,教我悶得快要發臭。

但說到底,這是「easy money」,扣稅後每小時13元澳幣,對backpa
ckers來說算是不俗;我唯一受不住的,是Ian。

他的樣子十足蝙蝠俠裡的「企鵝人」,性格亦不遠矣。一次
他將萬字夾倒得滿地皆是,沒想過紆尊降貴自己拾,一聲「
Doris!」,指一指地板,連稍移玉步也不肯,要我跪
在他膝前幫他清理。

另一次Peter要我拿「screw」,我英文差,一大
堆釘在眼前還是一臉迷茫,Ian立刻把握機會尖叫:「S
crew! Screw! Screw! You don’t know what screw is? Unbelievable!」

他很喜歡用「Unbelievable」、「Night
mare」和「Amazing」去形容我做的事。每次他
發作向我尖叫,Peter總皺眉呆望他,然後悄悄安撫我
道:「It’s ok!」。

即使我ok,別人也不ok。買螺絲,他不知道型號,趁售
貨員不在時拆爛6、7盒包裝,逐款拿出來試。到漢堡包店
買吃的,收銀員不慎多給他一包薯條,想取回來,他卻邊將
薯條塞進口,邊將收銀員臭罵一頓。

我很快已學會不理會Ian的大呼小叫和咀咒,工作照做,
對他卻終日木無表情、從不打招呼,將不滿全寫在面上。

但Ian惡(煩)得連Peter也忌他七分,比Pete
r更能話事,我態度傲慢,也是自招惡果。
發新話題
瀏覽我們
  • facebook instagram  weibo
 U Lifestyle      Beauty      Food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