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玩情報     香港周圍遊     遊記     周末去邊度     特集     旅遊貼士    
發新話題
打印

[經驗分享] [ 浪跡中華] 之4 江南行記

[ 浪跡中華] 之4 江南行記

發表於原個人主頁時間:2007916日   


http://lwl8823.spaces.live.com/blog/cns!20638C9C4981756E!1203.entry     


相關相冊地址:http://photo.163.com/photos/coco_dragon/138246338/


      最近常在想生活在別處這句話,想到理想總在彼岸,泅水茫茫,無舟可渡,心中陣陣輾轉。有個朋友說——從前我信生活在別處這句話,但現在不信了,因為生活就在身邊,理想的生活不是生活。聞言一驚,卻不能恍然大悟。因為還有生活在別處的理想,所以哪怕茫茫太清,無舟無輯,仍有無數遊蜉於生活其中,泅水自渡。
       喜歡獨自旅行,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自由,隨意行止,獨行無顧。做風景的行吟者、塵事的觀望者和行走的冷眼者。沒有目的,一切都在發現之中,無數偶然聯結無數意外,純粹的感官體驗,思維蜇伏,靈感在默然端坐之中突然而來,又突然而去。甚至某一個刹那,真我突現,不宣一聲佛號,不讀一字華嚴,恍恍然間竟已山水無物、繁華無跡。那時候,正水風四面,獨坐於亭,看武俠,大雄寶殿一聲鐘鳴,天地無語,流光於渺然間飛渡。
第一站 周莊(9日下午到/建議節假日緩行,否則……
      古鎮的門口有照壁,上面刻著一幅圖畫,浮雕的,很有質感。旁邊豎著一塊碑,上書中國文聯作家寫作基地,一邊有棵柳樹,柳枝搖曳在碑上,後面就是一條靜靜流淌的河。作家畢竟是作家,他們多麼會挑地方呵。
      轉過彎一看,四下望去,錯落有致的民居靜靜佇立在岸邊。順著石板路和向前走,轉角的地方會有一杆柔和的路燈出現,叫它路燈是委屈它了,它和別的路燈不一樣。它是一根黑杆子挑著的兩只白燈籠,下面還拖著穗,纏纏綿綿的。一路走著,一路過著小橋,橋欄上坐著當地的老頭老太太,神色平靜地乘著涼。
      在小街上走啊走,走啊走,很多店已經打烊,合上了木頭門板,但還不時有賣萬三蹄和草編包的小店執著地等待著顧客,老板和家人閑坐門前,經過時,他們會溫良問上一句要不要?我也一概溫柔地笑著搖搖手。
      把帶來的報紙放在腳邊,因為實在舍不得把這樣好的黃昏,把心裏面這片久違了的江南,花費在看來實在面目可憎的鉛字上面。河上時而劃過撐船,搖櫨的當地人會唱歌給遊客聽,聽不清他們唱什麼,曲調是差不多的。不諳音樂的船夫為了應景隨便哼來的小調倒也並不另人討厭。
      一直覺得江南不夠大氣,庭臺樓閣,園林假山,總透著些許小家子氣。然而,如果把江南比作是花的話,我覺得是桂花,細細小小的,甜甜蜜蜜的,像是鄰家笑容甜美的女孩子,雖然略顯俗氣,卻不由得人不喜歡。
      漸晚,來周莊遊的旅遊團漸漸散去,整個小鎮顯得安靜下來。天幕完全地降了下來,若遠若近的燈光在夜色裏搖曳。水鄉已融入了夜裏。臨河的屋簷上早亮起燈籠,一串串的在河水裏漾出昏紅。沿途木樓門板縫裏滲出的昏黃燈光拉出我們走在石板路上長長的身影,周圍寧靜祥和。這夜,才是屬於周莊的吧。
      於是就在這叫人不由得不喜歡的江南裏漸漸沉醉了,淺淺地一口清茶,傍晚的和風仿佛能溫軟地一直吹到心底裏面,一絲絲地把心熨得服貼。
      傍晚的雙橋是無人的,而整個周莊都已經沉睡了。席地坐在石橋上,借著月色,借著映著雙橋倒影的河水,借著一點點的醉(陶醉)意,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小鎮的靜謐略帶感傷,真的能夠讓自己念起很多回憶來,那些遙遠而細小的感受,那些天真單純的理想,那些白衣飄飄的年代……

      次日清晨,再進古鎮。晝起春水碧於天,晚來畫船聽雨眠。
      經過一段狹小的胡同,豁然開朗,映入我眼簾的是小橋、流水;黑瓦、白牆;石徑、垂柳……一幅別致的江南水鄉圖。第一座古橋叫全功橋,眼前的美景讓我忽略了其他遊客的存在。
      周莊很古樸,橋全部由石塊砌成,在石塊的縫隙還長出了一些植物,盡顯小鎮的滄桑;路用石塊混合磚塊鋪砌而成,許多地方已經坑坑窪窪,還長了青苔,見證歲月的蹉跎;建築清一色是黑瓦白牆,配以精美的花窗、古舊的大門,向世人訴說昨天的故事。周莊——江南第一水鄉,當之無愧。
      周莊每一座橋,每一條路,每一座民房,都散發出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氣息,仿佛一下子讓你回到了從前……
      走到橋上,視野更為開闊,河水倒影著兩岸的垂柳和那古樸的民居,河道裏,小船在來往的穿梭,好不熱鬧。人們常說蘇州是東方威尼斯,我覺得周莊更為相似。此地的風景的確很美,而我笨拙的筆墨真的不知如何描述。
      沒走多遠就到了甚為出名的雙橋(世得橋、永安橋),世得橋為圓孔橋,永安橋為方孔橋,兩橋以90度角相交,相映成趣。知道此二橋(非江東二喬)原由1984年,旅美畫家陳逸飛將雙橋繪成油畫,題名《故鄉的回憶》,在美國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長阿曼得·哈默的畫廊展出,同年11月,哈默訪問中國,將此畫作為禮物贈送給鄧小平,因而一舉成名。雙橋附近,遊客多如集市一般,沒有找到很好的攝影角度,更無法與畫家筆下的雙橋相提並論,因為,它飽含了遊子對故鄉的眷戀。
      經過雙橋,再往下走就到了富安橋,據說當年朱镕基任上海市副市長時,曾到訪周莊,經過此橋,並在橋上駐足良久,之後連上三級,後來成為共和國總理,此後,周莊人便稱此橋為升官橋。我想這種稱謂也是周莊人對朱總理的一種敬意吧。

[ 本帖最後由 lwl8823 於 2009-5-24 15:29 編輯 ]

      經過富安橋,來到最為著名的沈廳,由江南首富沈萬三後裔沈本仁於清乾隆七年(1742)所建。大小100多間房屋占地2000多平方米。由三部分組成。前部是水牆門、河埠,供家人停靠船只、洗滌衣物之用;中部是牆門樓、茶廳、正廳,為接送賓客,辦理婚喪大事及議事之處;後部是大堂樓、小堂樓、後廳屋,為生活起居之所。整個廳堂是典型的前廳後堂的建築格局。前後屋之間均由過街樓和過道閣所連接,形成龐大的走馬樓。朝正堂的磚雕門樓,是五個門樓中最雄偉的一個,高達6米,正中有匾額積厚流光,四周為紅梅迎春浮雕,所雕人物、走獸及亭臺樓閣、戲文故事等,栩栩如生,非常傳神。值得一提的是,沈家乃商人世家,思想比較開明,正廳堂,即松茂堂右側走馬樓為沈家小姐居住,並留有一窗口,待沈家為女兒選親之時,沈家小姐可通過此窗觀望,以選擇一個如意郎君;中間還有一圓桌,不分男女老幼,都可入座,商討家庭大事。沈萬三乃商界奇才,幾乎白手起家,成為江南首富,卻被嫉妒成性的朱元璋流放雲南,落得個客死異鄉的悲慘結局,倘若明朝起由沈萬三這樣的人治理國家,或許中國就沒有近代史的屈辱曆史了,或許中國仍站在世界經濟的前列,但或許終究是或許,曆史一去不複返了。沈廳的一塊大理石屏風,引起我極大的興趣,光滑如鏡,其上的圖案豐富,簡直就是一副美妙絕侖的水墨山水。此刻更感到書到用時方恨少,面對眼前如斯精美的藝術品,卻無從下筆,慚愧!慚愧!人家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只因崔灝題詩在上頭。而我確實是才疏學淺,唉!奈何!如果想領略個中感受,還是親自來一趟比較好。在沈廳的正廳,掛滿了名人的題字,其中我只記得建築大師貝聿銘寫下的——周莊是國寶。
       從沈廳出來,接著去了張廳,張廳比沈廳小很多,沒有那麼氣派,但建築也同樣精細。張廳雖然不大,卻別致非常。張廳原名怡順堂, 為明代中山王徐達之弟徐逵後裔於明正統年間所建,清初轉讓張姓,改為玉燕堂,俗稱張廳。進門兩側是廂房樓,樓下樓上設蠡殼長短窗,顯得古樸典雅。主廳為玉燕堂,軒敞明亮,最見特色的便是,粗大的廳柱挺立在楠木鼓墩上,已有600多年的曆史仍堅固如石,較為罕見。廳旁箬涇河穿屋而過,河水中段設一丈餘見方的水池,供船只交會和調頭用,類似於現在毫宅中的私家停車場。駁岸擁圍,纜石各異,扁舟臨岸,一派轎自前門進,船從家中過的情景。後廳臨河設一排敞窗,窗前設吳王靠,專供老爺使用,另設美人靠,供家中小姐使用,舊時婦女不得隨便上街,只能在美人靠上,透過窗戶賞後花園中假山樹木,暢想一下外面的世界,可想是怎樣的無奈。
      從張廳出來,再過富安橋,沿著河畔一排古舊的茶樓(或小商店)信步慢行,忽然看見前面飄出一方大旗——三毛茶樓,於是我便特意進去看看。原來當年臺灣女作家三毛到周莊旅遊時,曾在此處用茶,後來她去世了,為了紀念她,就改名為三毛茶樓。看來老板也挺會做生意的,既有紀念意義,又有商業價值,最主要的還是免版權費。
      再往前走,有一排古樸的石墩欄杆,是當年張藝謀《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的拍攝地。順著河畔,慢慢的領略、感受那種水鄉的氣息、古樸的氛圍。周莊的橋很多,單獨看來既不雄偉,也不壯觀,但它和小鎮的建築、小河以及小鎮的一切都相映得格外和諧。小鎮的建築因為流水而變得有靈氣,更因為有小橋而變得連貫、整體,如果小鎮缺了小橋,將會變得支離破碎,如果小橋不在小鎮上,也許只是一堆古舊的頹垣斷壁,因為小橋只屬於小鎮,而小鎮不可缺了小橋,這就是和諧的美。
      然後來到迷樓。此樓是因南社柳亞子、陳去病、王大覺、費公直等人四次在迷樓痛飲酣歌,乘興賦詩,並編集為《迷樓集》流傳於世,因此名聲大振。一進迷樓,就有一副對聯:酒不醉人人自醉,風景宜人亦迷人,迷人之處在於三美,風景美、酒美、店主的女兒阿君美。為什麼說店主的女兒阿君美?迷樓原名德記酒店,店主已過不惑之年,仍未得子,甚是焦急,其妻便到觀音處求子,不久,便生下一女,取名阿君。店主夫婦老來得子,阿君又生得相當俊美,便不忍心為阿君裹腳。阿君二八年齡時,已如出水芙蓉,遠近聞名,但終究因腳太大無法出嫁,便在德記酒店幫工,引得四方客商前來該店,以觀芳容,一時周莊商業也因此繁盛,後人因阿君的大腳和俊美,稱其為大腳觀音
      小鎮很迷人,曆史仿佛在這裏定格,猶如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不管外面如何變遷,這裏依然寧靜,一種與世無爭的心境,平和、休閑。
      從周莊出來,滿腦子都是思古之幽情,揮之不去,仿佛讓我回到了曆史各朝代,這是我一種前所未有的經曆。難怪江南出才子,沒准我在這裏呆上三兩個月,也能寫點諸如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遠,斜雨杏花飛白雪與烏鴉齊飛,口水共鼻涕一色。嘿嘿……
      寫到這裏也算結束周莊之旅了,周莊之精華小橋流水人家,需要的是一整天的細品,從清晨雨露到向晚黃昏,從熱鬧集市到清靜小街,從江南小曲到阿婆品茶,從流水月影到蕩舟搖櫓,都留在下次吧。心裏藏著的,是屬於自己的片刻,把它小心地折好,放在什麼地方。所以,離開的時候,回頭望,我看到的周莊,是不是與你的不同?


第二站 蘇州(10號中午到)
      初到蘇州,小橋流水,想象裏已經有了,但還沒有見到。沿途問路,問的人和答的人都講著生澀柔軟的普通話。坐車往虎丘去了,公交車搖搖晃晃,睡意襲上心頭,於是支頜睡去。他鄉做客,獨行無顧。將手指放在窗玻璃上輕摩,那些刻花的痕跡,仿佛可以觸摸到曾在這兒坐過的所有人的心情,那些無所事事時在玻璃上的隨意塗畫,蘊藏著午夜夢回時的心事,有時突如其來,猶如一場浩翰的雪壓痛大山的心髒,有時卻只是一片羽毛,輕輕地象鳥一樣飄蕩著旋轉下來。

[ 本帖最後由 lwl8823 於 2009-5-24 15:36 編輯 ]

TOP

窗外,是蘇州的河,蘇州的橋和水。仰頭看白牆黑瓦裏那些搖晃婆娑的樹,影子明亮的一部分傾斜在牆上,幽黯的一部分映在水裏,濃起來一些,又被光影映亮了一些。
       隨處可見蘇州的小橋,總是灰白的石,或粗或精地疊成小拱,橫跨河的兩頭,做千年的隱者,無聲無息地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野。有朋友說,想去蘇州這樣安靜古老的城市生活,依河而居,白牆黑瓦,垂柳濃蔭,拉開窗子,就是一河勝景,或搖小舟,悠悠穿河而過,盡此一生,還有何憾?我說她是欲遁不能的人,小橋流水人家只是千年流傳的夢,夢中人迥然不知,夢外人欲渡無門,縱得彼岸登臨,一霎頓悟不過流星火石,稍閃即逝,由此可見人生,處處皆是隔山看霧的人,不知身在此山中而已。
       來到虎丘。虎丘很古,拾級而上,試劍石、枕石各具形狀,各有來曆,站在人圈外聽了幾句不知哪個旅行團的導遊講解,閃身徑往裏去了。一直以來,只會安靜的走自己的路,沒有解說,也不需要深刻的旁白,淡然的心境漸漸從容得不會落寞,習慣獨行。有時候看見十分動心的風景,仍會狠狠的心驚起來。徘徊留連,然後繼續走,一直走,從這亭到那亭,從這山到那水,循著高高的石階,朝著幽幽的門扉爬去,摸摸裂紋斑斑的石牆,抬首看高坐的佛祖菩薩,依然眉目間落滿灰塵,座前蒲團陳舊,落滿膝蓋。很少震驚,仰望他們的臉龐眼神時心中一片寧定,既無誠惶亦無偏頗,看久了,反而有種淡淡的憂傷,仿佛看見了想象中的輪回,明知道沒有,卻仍然生出的像延伸了很多年的的憂傷一樣。
       虎丘山中有一泓清池,四周圍山,甚矮,空氣卻清靈。山上樹木清朗高大,枝極茂盛,橫逸斜出,有無數白色大鳥棲於其中,時而振翅飛起,掠過微藍的天空,累了便斂翅收羽自在而回。
       向上爬,山石自然堆疊,亭立其上,坐於其間竟再也生不出閑敲棋子之心,只想冥坐無思。舉目看去,對面山上就是已經傾斜的拂雲塔,磚石結構,可以看到開了裂的窗石,一片滄桑。偶而有鐘聲傳來,竟生起疑竇,許這寺是寒山寺罷?一打聽,才知不是,然心中仍是隱隱綽綽。再往上,一片回廊殿宇,曲折幽遠,門上題字極得意趣,騎雲通幽近寐遠喧等等,常可憑欄遙望,或眼目開闊,或滿目清林,風起聲消,直似天上人間。獨坐於一片石臺之上,從包中拿本武俠來看,瞬間便入境,即使看的只是很庸俗的武俠小說,書中人世喧嘩、刀光血影,我卻只看出一片靈臺清淨。
       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安全,因為身邊幾千幾萬幾億的人都是這樣生活。死亡,出生,每天都在發生。
       然後去逛拙政園,園分為三部分,東園、中園和西園。據說曹雪芹曾居於此處,而紅樓夢中的大觀園景色描寫,其藍本就是此園。灰色的大門已被鐵鎖鎖住,現在用的大門早已不是這道。張著眼從門縫裏張望,只見幾盆樹木一堵白牆。回過身來往園中望去,恍若當年寶玉隨賈政初遊大觀園,一進門只見一座山石遮住視線,想起賈政當時曾語:非此一山,一進來園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則有何趣。山石仿佛竟如當時遊園試才時,仍有鬼怪猛獸姿態,縱橫拱立,那些苔蘚也不知幾何,依舊青黑,藤蘿如故。循徑遊去,老木橫枝,山石堆疊,池水寧定略見水波,荷葉亭亭中探出或粉紅或粉白的一枝荷花,半開半掩,搖曳生姿,俯近去看,一片清香,竟能覺到它們的呼吸,那生命的勃勃之氣,浸透臉上。庭中屋榭均以明清建築為主,只是新修整裝之後,少卻許多古老聯想,漆不斑駁,瓦不殘損,只餘石亭小洞露出滄桑面孔。中園格局以方正見長,庭中有荷風四面亭,位於池中央,兩邊曲廊相接,坐於亭中,放眼望去,四處荷風,我笑言,不若把荷風四面荷分四面,是否更得趣些?
       西園宛若自然天成,絲毫不露雕琢之跡,一方池塘,汙泥陳於池底,水清有荷,河邊亂石雜草,枯樹俯傾,蚊蟲蜉蟻處處,讓人幾乎疑惑,是否到了鄉郊野外。而拙政園恰處鬧市之中,繁華之處,此園雖全憑人力而成,卻能在此鬧市之中獨成野趣,實在難得。
      東園極為精巧,最喜與誰同坐軒,轉過回廊,閉了眼且走走,只覺腳下時高時低,如行浪尖,起伏不已。童心大發,來來去去走了幾回,才知這是有名的怪廊,低頭看時只是許多兩指大小寬的石條鋪就而成,想當時此園建成曆時多年,可謂嘔心嚦血,花費頗巨,才得已有如今這巧園勝景,獨具匠心之處。撫石依泉,過了敞軒水榭,再跨過紫藤小橋,就是與誰同坐軒,亭如扇形,端正精麗,依美人靠而坐,正對池中荷葉,水意漸浸,樹影交錯,蘿蔓倒垂,水中落花浮蕩,金魚胖墩墩遊來遊去,叫人羨慕得緊。
      入暮時候,太陽落了,沿了平江路慢慢的走,聽說這是蘇州最古老的街,窄窄的道,不寬的河面,河邊種滿拂柳,兩邊都是古老的民居,不用想象,身邊就是自然的生活畫卷。來往自行車鈴鐺的聲音,穿著拖鞋的女人,捧鞋底繡花的白發老人,奔跑的孩子,木籠裏散放的已經冷卻的小籠包子,還有隱在黑處的長長的小巷,通往時間久遠人情味卻濃厚的某個地方。……
      第二天去了獅子林。獅子林為元代僧人天如禪師為紀念老師中峰神僧而創建的。元代至正二年(公元1342年),元末名僧天如禪師的弟子相率出資,買地結屋,以居其師。因園內林有竹萬固,竹下多怪石,狀如狻猊(獅子)者;又因天如禪師得法於浙江天目山獅子岩的普應國師——中峰神僧,為紀念佛徒衣缽、師承關系,取佛經中獅子座之意,故名獅子林
      獅子林的花廳還是抗戰勝利蘇州軍民接受日軍投降之地。擁有國內尚存最大的古代假山群。湖石假山玲瓏眾多、出神入化,形似獅子起舞,被譽為假山王國,有桃源十八景之美譽。很多遊人(包括我)在假石群中玩捉迷藏,不知道竅門的人還真很難走出來。其實進入假山群只要順同一個方向,保持一直往右拐或往左拐,就很容易走出謎洞了。說到這還有個有趣的小故事,話說當年乾隆在此遊玩,穿了良久未出。後出來書興大發,疾揮真有趣。寫完後又後悔了,想堂堂一國之君言語竟像個小孩。正在懊惱時當時陪同遊玩的蘇州狀元郎看出其心思,便言好字,尤以字為甚,龍飛鳳舞氣度不凡懇請賜之。乾隆看有臺階下便欣然同意,大筆一圈贈與他。這就是真趣亭的由來(偷聽一導遊阿姨講的,覺得蠻有意思)

[ 本帖最後由 lwl8823 於 2009-5-24 15:36 編輯 ]

TOP

第三站 南京(11號下午到)
      說到南京,不得不提它的不幸。南京的不幸,如果要追究到誰的頭上的話,最初的罪魁禍首怕是非秦始皇莫屬了。據說當年秦始皇在一統中國後巡遊此地,看出了南京(當時稱金陵)暗藏帝王之象,於是下令開鑿運河,以瀉王氣。從此,南京的厄運便開始了。後來又遇到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諸葛孔明先生,南京便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赤壁大戰前夕,諸葛先生途經南京(那時稱秣陵),在清涼山上裝模作樣一番覓龍、查砂、觀水、點穴後,胡縐了一通什麼龍盤虎踞,真乃帝王之宅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之類的吉言,硬是把孫權給騙遷都到南京來了。從此以後,包括孫權的東吳,東晉、宋、齊、梁、陳、五代南唐、明、太平天國,直至中華民國,凡是在此定都的王朝,就沒有一個長命的。朱皇帝明白得快,匆匆地便遷都北京了,算是逃過一劫。命雖保住了,卻也沒擺脫多災多難的厄運,整個明朝,壓根就是個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東西,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和強盛,到此便江河日下,輝煌不再了。
      從冶城、越城、金陵、秣陵,再到石頭城、建業、建康、白下、上元、升州、江寧、集慶、應天、天京,最後到南京,名字一個一個地變,城頭的大王旗一面一面地換。王朝的興廢、帝王的更迭,是南京永歎不盡的題材。六朝金粉之地,吳宮花草、晉代衣冠、明祖殿堂、天國烽火,多少辛酸多少淚,多少樓臺煙雨中。偏偏還要出個李後主,更是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作為兵家必爭之地,兵火所及,廬陵為墟,屍骨遍野,也是南京曆史上的常態。公元549年侯景破南京,亂兵數日不封刀。自此而後,或改朝換代,或割據反叛,曆史上的南京人每一次都付出了血的代價。太平軍內哄,數萬人喪生,秦淮河為之堵塞,江上漂屍數月不絕;辛亥革命辮帥張勳出走,席卷南京,兩年後,他卷土重來,金陵又遭洗劫;19273月,北伐軍初到南京,秩序混亂,英美借口以炮艦猛轟,一時死傷狼籍,悲啼號涕之聲遍於市井。1937年,日軍侵華,制造了曆史上最令人發指、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三十萬南京同胞在屠刀下喪生。更令人氣憤咬牙切齒的是,到今天,這些毫無人性的小鬼子還死不承認曾經犯下的滔天罪行。
       就城市而言,南京應該說是國內最象都城的城市,無論從城市規劃、市政建設、道路交通、園林綠化、環境保護等等各個方面來說。南京的街道不算寬大,布局也不是那麼橫平豎直。走在南京的街上,路旁粗壯的樹排排的象張開雙臂的綠色巨人,把一條條街道圍成一條條綠蔭隧道,心情頓覺得輕松自在。車在林洞中流動,人在林蔭間穿行。南京其實更象是一個點綴了一些現代建築的古城,幾百年的明城牆還在發揮著它原有的功能,十裏秦淮的雕梁畫棟、流水小橋也依然如故,人流如織。市區內散布的不計其數的古跡是那麼自然地融入現代的繁華中,一點都不刻意。
   就風景而言,南京也一樣是得天獨厚。正如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中所說的,南京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三種天工,鐘毓一體。長江,為南京帶來的另一寶貴資源就是這種山水相依的大江風貌。長江南京段蘊藏著豐富的自然和人文景觀資源。從上遊順江而下,有沿江而臥的三山磯、西控長江的獅子山、雄偉險峻的幕府山、峭壁突兀的燕子磯、壯觀秀麗的棲霞山;還有大自然賦予的江心洲、八卦洲和沿江蜿蜒的老山、頂山等等。可偏偏蒼天走眼,這樣一個城市,竟然是中國的四大火爐之一。
      作為江蘇省的首府,南京的地位也是非常尷尬的。在全國經濟發展的大棋盤上,南京注定只能是大上海的一個陪襯,在長三角,不可能需要那麼多的國際大都市。當上海在國際化、現代化方面已經走到了中國城市最前列的時候,當蘇、錫、常等小城市無拘無束地發揮這自己的特色大幹快上的時候,南京真的沒有什麼合適的路可以走了。經濟總產值上,南京已經落後於蘇州、無錫,而且還有繼續下滑的趨勢。
      唉,六朝煙月之區,金粉薈萃之所的十裏秦淮,曾經是衣冠文物,盛於江南;文采風流,甲於海內,曾經是江南錦繡之邦,金陵風雅之藪,如今,槳聲燈影連十裏,歌女花船戲濁波畫船簫鼓,晝夜不絕的壯麗景色已經不再,舊時王榭堂前燕,也早已飛入尋常百姓家。夫子廟江南貢院的青磚小瓦馬頭牆、回廊掛落花格窗仿如昨日,可遠遠望去,那二個字看來看去怎麼都還是象賣完。 造化就是這樣作弄人,南京,還真是淒淒慘慘戚戚。
      下午三點多,終於到達本次江南行的最後一站——南京。不知是否這個城市承載了太多,在此行的多個城市中,唯有在這裏,我很是小心翼翼,誠惶誠恐。南京,不是燈紅酒綠的繁華,而是不容褻瀆的凝重;它的建築,它的城牆,它的街道,它的河流,甚至它的呼吸,都昭示著曆史的完整性。1500多年前的輝煌,大概只能在史書中略尋一二。若追溯到公元前472年,誰又知道範蠡先生在中華門長幹橋邊修築越城一事究竟是確切可考還是一個傳說而已?
      這個城市,有著許多朝代的遺留,卻沒有人能確切的說出它屬於哪個時代。然而,它總是那麼吸引,綻放著古樸風情,如此大氣又如此悲傷;你喜歡也好,厭惡也罷,它就在那裏,安靜的,沉著的,不敗的。
      吃過晚飯,到南京的第一站在秦淮河邊的夫子廟。12年之好友周嘉靚全程陪同並給予幫助與支持。
      十裏秦淮十裏煙雲,印象中,這裏應該是最最香豔,最最古樸,最最繁華的。
      明遠樓,取慎終追遠,明德歸原而名,是為當日江南貢院,如今卻是人潮擁擠,早不複昔日讀書人聖地的清淨;回想當年,天下讀書人要金榜題名,經受的磨難,豈是今日所能比?貢院路,一色的小攤檔,感覺滿像廣州的高第街和狀元坊,卻更加吵雜、髒亂;烏衣巷,古樸的烏簷白牆,獨不見王謝堂前燕,只有窗欄雕花猶在。這裏,大概再難見如東晉謝安先生這般的名士,他當年談笑間退苻堅百萬秦軍、聞捷報過門檻斷屐齒而不知的沉著,至今令人神往。
      秦淮河,古稱淮水,因秦始皇時鑿通方山引淮水入城而得名。這裏,六朝時代便已繁華異常,為士族高官的聚居地;至明清,更是青樓林立,紙醉金迷。如今,盡是重修的建築,沒有槳聲,只見燈影;踏舟河上,水色迷離的映出岸上的閃爍霓虹,已成飯店的仿古建築不時傳來輕聲笑語,偶爾還見江南女子穿著旗袍搖曳生姿。
      這裏,傳說中的君子橋還在,民居水臺還在,兩岸的雕欄民居也在。然而,秦淮八豔,那些明末清初的名字,還有她們的故事,從來就只供後人懷想。離開的時候,些許的惆悵。回頭望,夜幕籠罩,建築古樸,燈籠懸掛,人聲鼎沸,一笑,然後對周嘉靚說,這裏,畢竟還是很熱鬧的。
      是的。秦淮河邊,風情不再,熱鬧依舊。

TOP

      晚上在東南大學落腳,大概是在大學區的緣故,道路很空曠,兩側都是樹,不知是什麼樹……
      一夜好眠。第二天難得的睡到將近8點才起床,洗漱,啟程。
      到了南京,就不能不去一個地方,鐘山中山陵——國父長眠於此。
      車行一個多小時,進入了紫金山,紫金山又名鐘山,在南京東郊。山不高也不陡,所以車能在山間密林中緩緩爬坡,這些參天大樹經曆了多少風雨,見證這個古老大城的興衰與榮辱。
      到達中山陵,下車回望,已在山上,滿眼蒼松翠柏,一派莊嚴氣息。跟隨人流來到陵園入口處,見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面有國父生前手書的博愛兩字,這正是國父治國天下博愛眾生的偉大情懷。走過博愛牌坊,茫茫前路,隨人流前行,走過約500米的上坡墓道後就到走到了一幢藍青色琉璃頂的房子前,在秋日的陽光照耀下,屋頂閃閃發光。這就是中山陵的正門。陵門的門額上有國父的精神寫照——“天下為公
      走過陵門,跨步前先抬望眼,只見臺階從腳下開始延伸向上。
      從陵門處向上行進不知多少臺階後可到達一幢較小的也是藍青色琉璃頂的房子,原來是碑亭,裏面有一高大石碑,上書中國國民黨葬總理孫先生於此。穿過碑亭,繼續向上走,走過不知是幾百級的臺階後,在上氣不接下氣的狀態下,進入了祭堂。祭堂同樣也是藍青色頂,淺色牆壁,我想這其間應該是蘊含著青天白日之意吧。走進祭堂,便見當中有高大的國父漢白玉座姿雕像栩栩如生,所有的人自覺排起隊,繞國父雕像一周,默默瞻仰。在祭堂內的牆壁上,刻著國父的《建國大綱》。國父一生都在為民族的解放、自由和平等而奮鬥著,他為推翻滿清,振興中華所做的努力贏得了後人的推崇!
      祭堂的後面,就是墓室。走進墓室,氣氛凝重,秩序井然。墓室當中有一下沉約五米的墓池,這就是國父的遺體安葬處。漢白玉的棺靈在墓池正中,棺靈上方有國父的漢白玉躺姿像,國父是帶著天下大同的理想安邦之夢安詳的睡去了。祭拜的人群隊伍非常安靜,似乎是擔心吵醒了睡夢中的國父,看著這情形,想起國父一生操勞,百折不撓,曆經數十次的失敗,終於推翻了中國長達兩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君主專制……
      走出墓室,站在中山陵的至高點,面朝來處的392級臺階回望,遠近群山爭豔,江山多嬌,普天之下,芸芸眾生,國父奮鬥終生不就是為了天下蒼生的自由、平等與博愛麼!
……
      與周共進晚餐後,坐和諧號回上海,結束江南之行。
      傷離別~

TOP

發新話題
瀏覽我們
  • facebook instagram  weibo
 U Lifestyle      Beauty      Food      Know